小品剧本2

2019-03-16 05:24:24 -0400

安全最大

场景:厂工会活动室道具:一张桌子、两张椅子、电话机、手机、安全帽、白酒瓶一个(内盛少许纯净水)、安全警示标志及稳固底座各一个。

演员表:高主席(厂工会主席)、李全、李全妻(文秀)

李全:(拎半瓶酒,摇摇晃晃的一边上场一边说):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,我李全堂堂大老爷们咽不下这口窝囊气,俗话说得好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今天我就不要命啦,天是老大我是老二,谁能把我怎么样!打不过人?这路边正好有一根棍子,我拔下来可以壮壮胆。看谁敢拦我!我,我再喝一口。(喝了一口,然后一喷,拍拍胸脯,唱道)说走咱就走呀,该出手时就出手啊……

李全:(走到一房门前,抬头一看,念):工会办公室?(很惊诧地)到啦?(正要敲门,但转念一想,于是手停在了半空放下来,于是将头望门逢里看,似乎又没看到什么,于是自言自语地说)在不在呢,唉,我不管了,我就在这里等你,不怕你不来!(于是背靠在门边,抱着那根棍子,迷迷糊糊的在摆弄着脑袋)

(高主席上,忽然发现员工李全靠在门边,):呦?李师傅,在站岗呐?李全:是,立正。我,我站……站什么岗,我是来找你算……算……算账的!(跘了一下棍子,差点儿跌倒)

高主席:李师傅小心!(忙扶)

李全:你少扮好人,不……不用……你管我!

高主席:你又喝多啦。

1

李全:不多,才一斤。

高主席:这还不多?

李全:咋啦?主席,下班时间我喝两杯你也想管。

高主席:(打量了一下李全,看见其拧着一根棍子,然后笑道)呵呵,你看你这

长枪短棒的,找我有啥事啊?

李全:啥事?你别揣着清楚装糊涂。高主席,你不就一工会主席嘛,我也有份投票的,你凭啥扣我200元的效益工资,你什么意思。

高主席:就这事?还有吗?

李全:这还不够啊?工会主席就应该为咱们工人谋福利,你倒好,借什么安全巡

查活动,来扣咱工资,我看你不象工会主席倒象资本家哪。

高主席:李师傅,咱们工会搞这个安全巡查活动也是为大家好。

李全:我上有年迈的父母,下有上学的孩子。你一下扣我200元,还让不让人活啦?今天你要是不答应给我补发工资,我,我就不活了! (说着欲用酒瓶砸头,看看又放下。)我撞死在这。(说着弯着腰装着要撞的样子。)

高主席:胡闹!李师傅,你知道吗那天多危险吗。维修班正在检修机器,你呢,还想去合电闸,幸亏工友及时发现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李全:我不是没注意嘛。

高主席:李师傅哪,安全生产关乎着我们的生命安危。你想想扣你这钱是不是应该。

李全:我的好主席,你就饶我这一回吧,我下次一定注意,好吗?

高主席:你还想有下一回?(这时手机响了,拿出电话)喂,您好!李医生啊,孩子安排好了吗,没什么后遗症吧?哦,那就好那就好。太谢谢您啦!我马上把

医疗费给您送过去。好,再见!

李全:高主席,你这是又拿钱关心谁呢,我这200钱就不能捎带关心关心?

高主席:糊涂!现在不给你说了。你呀,赶紧跟我走吧!

李全:想走?没门!你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,我……我不让你走。(说罢,抱着棍子靠在门边。哼着小调,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)高主席:你……,你这是耍无赖!你这是耽误——

(此时文秀上场,一边急匆匆的走来一边不停的念叨)

文秀:这孩子他爹死哪去了,出了这么大的事,连个人影都没有。(到了工会办公室门口,文秀一抬头看见,生气的上前扯李全耳朵,把李全推倒在地)

李全:哎呀呀!谁呀,瞎眼哪,没见有人哪?(从地上爬起来,正欲发火)哟,媳妇儿,你咋来啦?

文秀:(没理李全)高主席好!(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儿,捂着鼻子对李全说)你这个只记得喝不记得摔的酒鬼,我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,你倒好,喝了酒来这里闹事!

李全:我来要扣发的工资,怎么说来闹事呢?

文秀:什么?你——过来!

李全:好,我过来。反正你说东我不敢往西,叫我赶猪我不敢追鸡。文秀:给高主席鞠躬,说谢谢!

李全:谢他?凭什么?工资给补啦?

文秀:就记得你那两毛钱的工资,你知道吗,马路上的一个井盖坏了,咱儿子放学骑车回家,没看见就一头栽进去啦。

李全:啊?!我儿子怎么样啦?

文秀:幸亏高主席看见了,赶紧用车把孩子往医院送,陪着检查、包扎,又陪着打针输液。连医药费都是高主席给垫上的。高主席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哪!还不谢谢人家高主席?

高厂长:谢啥!这是应该的嘛。

李全:(顿悟)我……我……主席,刚才你打电话就是为了们家孩子的事啊?我还捣乱,我真浑呀!

文秀:你呀,两口黄汤一灌就不是你啦,整天动不动就天是老大你老二,上班都敢偷着喝酒,还好意思找主席?

李全:唉?不对呀,这井盖坏了咋没人管呢?

文秀:有啊,公路养护人员特地在井坑旁边立了根危险标志杆。不知道是哪位挨千刀的拔走了!

李全:啊……?(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棍子,恰好有个“当心危险”的警示语)难道是这个?

文秀:(看了一下他手中的标杆,明白了什么)咋?又是你?!

李全:唉,老天爷,你咋净捉弄你家老二呀?

文秀:真的是你了?(上前打李)让你喝,我让你喝死,喝死!!

高主席:(拦住)不要打了,打只能让皮肉痛苦,不能解决头脑中的安全观念和自觉防范意识。李师傅,咱们工会之所以不断的给大家强调安全,就是因为安全对自己的家庭、对企业、对社会都是一种保障,安全责任重于泰山,这根弦一时一刻也能放松啊!

李全:主席,我错了,从今以后我时时刻刻都把安全挂记在心上。你就看我的实际行动吧。

文秀:这就对啦,知道自己是老几不?

李全:天是老大我老二呀!

文秀:咋?你还是……!

李全:(连忙接话)安全最大,我就是老二吗?

高主席:对对对!安全最大,一生平安!走,咱们一起去看孩子去! (三人面向观众,鞠躬致谢)

(完)

«Newer      Older»
Comment:
Name:

Back to home

Latest | Subscribe | Register | Login | 中文 | N